当前位置:
文一教授来南开讲学“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
来源:经济学院          时间:2018-06-21 15:56:28

 

(通讯员:岳圣元)6月20日下午,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南开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南开大学经济史研究中心主办的南开经济大讲堂在经济学院高层8楼会议室举办。本次讲座特邀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访问教授、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圣路易斯分行)助理副行长文一教授为南开师生带来了题为《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发展政治经济学”一般原理批判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精彩报告,讲座由南开大学经济史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王玉茹教授主持。

文一教授指出,中国崛起也许是人类经济史上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最为伟大的历史事件之一。中国崛起所带给世界经济的拉动力量相当于当年英国崛起的100倍,美国崛起的20倍。它已经并将继续给非洲、拉美、亚洲,甚至欧美发达地区带来前所未有的增长机会。中国在特有政治制度下实现的超常经济增长使全世界吃惊和迷惑不解。在解释中国过去增长奇迹的“理论”中,有两种比较有代表性:一是认为中国目前为止的超常增长不过是一个强政府利用各种行政资源和初步市场化改革红利,以廉价劳动力,低效率的政府和国企投资为手段,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所制造的“振兴假象”,因此根本不可持续,并认为这个短期增长与西方自文艺复兴后的全面崛起有本质性的区别。二是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不过是向历史的自然回归。但文一教授用确凿的论据驳斥了这两种观点。

 

 

文一教授认为,一方面,一个缺乏良性激励机制、有效社会管理制度和包容性开放经济结构的国家是不可能在改革开放后保持三十多年高速经济增长,从一个贫穷积弱的农业国迅速转变成为一个全球最大最具活力的制造业中心的。这一点,不仅资源富饶的非洲没有做到,而且政治和金融制度“优越”的拉丁美洲没有做到,甚至工业、科研、教育基础雄厚的东欧和俄罗斯在引进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后也没有做到。另一方面,如果灿烂古代文明和优秀文化传统是中国再次崛起的根本原因,为什么我们迄今还没有看到埃及、印度、希腊和奥斯曼帝国重现昔日辉煌,在当今林立的工业化强国中闪亮登场? 文一教授引用哈佛大学经济史学家Sven Beckert和著名经济史学家Mokyr对英国的论断为佐证。

对中国的经济奇迹,文一教授认为,是中国成功引爆了一场“工业革命”,找到了工业革命的“秘决”。他从史学的角度回首历史上的工业革命,剖析了为什么迄今只有少数国家成功复制了英国工业革命。文一教授回顾历史,旁征博引,就中国前三次工业化尝试没有真正引爆工业革命的原因,从私有制下的市场失灵、
包容性政治制度下的市场失灵等多维度进行了深刻分析。

文一教授比较了中国第四次工业化路径与前三次挫折相比的不同之处,他认为第四次工业化路径的策略谨慎、保守、渐进却又十分果敢坚定,他将其归纳为七条并加以阐述。文一教授以翔实的史料为依据,深入分析了成功工业化国家的经济发展史,包括英国工业革命、美国工业革命、日本工业革命等。文一教授认为,尽管政治制度不同,中国第四次工业化之所以顺利,在于其路径与工业革命高度吻合。他围绕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分阶段对中国工业革命的路径进行了具体分析。

针对中国的快速工业化是否是“市场原教旨主义”胜利的疑问,文一教授给予了否定的回答。他说,一个有为政府是有效化市场得以出现的前提和保障。文一教授还回答了中国能否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是国内外学者关注的问题。

文一教授重点阐述了经济发展的“胚胎发育”理论。他强调,无论一个国家多晚开启工业化,重复早期发达国家的基本发展阶段是必要的。文一教授说,自上而下的工业化道路违背了工业革命的历史逻辑和供给不可能自动创造它自身的需求的基本的经济学原理。因此造成的政治不稳、发展停滞和无休止的金融和财政危机,在非洲、拉美、东南亚和中东地区成为了社会躁动不安和贫穷与收入陷阱的根源。

经济学院师生还就反腐、保护环境与制造业的发展、中国道路、国际大环境下的特朗普现象等问题与文一教授进行了深入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