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院王永进教授受邀参加“世界经济与国际经济学高端论坛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11-01


10月22—24日,世界经济与国际经济学高端论坛在东南大学举行,60余位专家学者与会展开研讨。(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王广禄/摄)




会议由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世界经济》杂志社、《经济学动态》杂志社共同主办,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东南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江苏经济全球化研究中心承办。图为会议现场。(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王广禄/摄)


10月22—24日,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世界经济》杂志社、《经济学动态》杂志社共同主办,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东南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江苏经济全球化研究中心承办的世界经济与国际经济学高端论坛在东南大学举行。来自日本东京大学和国内南开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财经大学等高校,以及江苏省社科联、《世界经济》杂志社、《经济学动态》杂志社的60余位专家学者与会,就进出口、采购与生产、出口与创新等国际经济贸易前沿问题展开深入研讨交流。


江苏省社科联副主席徐之顺,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祝虹,《世界经济》编辑部王徽,《经济学动态》编辑部刘洪愧等在会议开幕式上致辞。东南大学特聘教授、江苏省333科技领军人才、东南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邱斌主持开幕式。


徐之顺表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一方面,各国经济社会发展联系日益密切,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另一方面,世界经济深刻调整,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受到冲击,全球经济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加剧,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特别是中美贸易冲突影响世界经济发展,给国际经济、国际贸易增添了很多不确定性因素。我们必须保持战略定力,发扬奋斗精神,更加坚定不移走改革开放道路,坚定不移办好自己的事情。


多位国内外知名专家聚焦服务贸易、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开放制度规则等国际经济、国际贸易最前沿问题展开研讨,交流最新研究成果,碰撞学术思想火花,在推出高水平学术成果的同时,也将为江苏开放型经济发展提供理论支撑和智力支持,推动改革开放再出发。


祝虹介绍了东南大学在学科建设特别是经济学领域的重要学术成果并提出,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在回顾历史和既有辉煌成就的同时,也要看到继续前进道路上面临的新问题和挑战。当今世界面临前所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经济发展既需要在内部形成凝聚力,也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外部环境遇到了重大变化和空前未有的挑战。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增强,国际经济合作格局发生新的变化,给中国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提出了一系列新的命题。如何把握世界经济发展的正确方向,优化全球治理体系、塑造良性国际秩序、构建新型全球化格局,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因此,世界经济和国际经济学前沿的学术理论研究,应该直面新的形势,面对新的问题,运用新的方法,创新新的理论,为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智慧。


东京大学教授、亚太贸易论坛秘书长古泽泰治(Taiji Furusawa),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永进,南京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副教授谭用在第一阶段主旨报告中发言。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王子,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于津平和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闫志俊,东南大学特聘教授邱斌和张亮博士在第二阶段主旨报告中发言。


与会学者认为,当前“逆全球化”潮流涌动,跨国生产网络和研发网络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生产与创新网络的动态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已经成为国际经济学前沿中的热点话题。深化学术界对国际经济学前沿发展的认识和研究,为相关政策制定提供一定的理论借鉴和政策参考,具有重要价值。


古泽泰治基于日本的企业生产网络数据和异质性企业生产外包模型,研究了日本企业生产网络的空间与产业结构及其影响因素——如差异化投入不太可能来自遥远的地区或国外,解释了企业从离岸外包到国内外包的变化趋势,指出全球采购可能是导致贸易本地化和产业集聚的一个因素。王永进研究了出口网络带来的进口效应——由于信息不对称,公司的进口决策会受其进口经验影响,更有可能从临近其出口目的地的市场进口,并用进出口网络动态模型分析了这一现象背后的机理。谭用从数据中发现中国加入WTO以后中间品贸易和携带贸易(Carry-Along Trade)的反向变化趋势,并建立一般均衡模型解释了该典型化事实。


王子研究了出口贸易自由化如何影响创新和经济增长,他采用中国制造企业专利的引用数据,记录了知识扩散中的企业异质性,发现很少有大型出口商处于企业间知识网络的中心。利用中国专利数据对企业间知识网络进行结构式估计分析,发现企业间知识网络约占2001-2006年中国贸易自由化带来福利收益的三分之一。于津平和闫志俊在异质性企业模型的基础上引入出口集聚因素,构建开放条件下企业出口的均衡模型,分析了贸易自由化带来的出口集聚、成本节约、技术溢出、产业关联和中间品替代等因素对制造业出口国内附加值的影响机制;并提出在不考虑加工贸易的情况下,关税减让会降低出口企业的国内附加值率(DVAR),但集聚因素和溢出效应会弱化这一抑制效应;当考虑加工贸易时,关税减让会提高加工企业的出口国内附加值率;当加工贸易占比较高时,贸易自由化对所有出口企业的加权平均国内附加值率会产生提升作用。邱斌和张亮基于中国企业中间品全球采购的现实情境,构建了具有投入产出联系的异质性企业模型,分别在企业、行业和国家层面测算了中间品全球采购的福利效应。他们研究发现,中国各行业的福利效应差异较大,其中高科技行业整体的福利效应较大。


(来源:我们的国际经济贸易系 公众号)